我與叢集性頭痛(Cluster Headache)的兩次緣份

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表彰了三位科學家在「生物鐘」的發現與機制的確認所作出的貢獻,又讀了李宗恩博士對於這個事件的看法,不由得想起兩次遇上叢集性頭痛都被中醫治療方式搞定的經歷,但兩次的處理方式大不相同,覺得應該可以就患者的角度來詮釋兩次治療過程當中中醫理論扮演的角色。 … More 我與叢集性頭痛(Cluster Headache)的兩次緣份

廣告

如何在沙漠裡種出玫瑰?創新人才培育的挑戰與嘗試

如果有一天,你原本熟悉的家鄉,因為某些因素,從原本的青山綠水,變成了一片荒漠,你會做何選擇?往外遷徙尋找綠洲,或是留下來改善土壤與水文?前年看了紀錄片【薩爾加多的凝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一張張戰火之下的凝視,而是薩爾加多回到故鄉巴西的村子時,看到原本的青山綠水,因為人們的短視近利,採用工業化機具的開墾,變成一片荒漠之後,花費了十年的時光,把那片土地徹底還原回生意盎然狀態的故事。 … More 如何在沙漠裡種出玫瑰?創新人才培育的挑戰與嘗試

又過了一年,我是否離歷史前進的浪更近了些?

離開學校三年多,覺得當初面臨的一些問題,在歷經這段時間的探索之後,漸漸有了一些可能的答案,雖然還沒辦法肯定是否是完全正確,但已經比較有底可以去做假設與驗證,尤其在矽谷、以色列與芬蘭的探索對我今年做的一些重大抉擇、學習與專案的開發影響是非常深刻的,到現在還是覺得大前研一說「年輕時的旅行是一輩子的養分」這句話相當正確,即使看看戶頭總是會有一種壓力,但是對於自己這一生要走什麼樣的路能夠有更清晰的論述依然是十分值得的投資。 … More 又過了一年,我是否離歷史前進的浪更近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