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湯白麵


今天在搭捷運的途中認真的思索了一下昨天看布袋戲裡面清湯白麵的段子,到底要怎麼做這個清湯白麵才能成功,不禁覺得這真的是天殺的超困難的考驗,限制條件超級嚴格的情況之下要做出好吃的口味,代表每一個項目都必須要做到極致才有可能成功,簡單分析如下:

限制條件:材料只能使用麵條、水跟鹽,麵條必須是白色,湯頭顏色必須清如水

首先講湯頭,如同段子裡面所演出,要以清如水的湯頭做出極致的口味,最佳的選擇之一就是甘美的天泉,我想到的第一個選項就是優勝美地的雪融水,曾經有機會一嚐,真的是口味卓絕令人回味無窮,在嚐過這種雪融水之前完全難以想像世界上居然有水可以呈現出這樣的味道,冰涼沁心而且極度回甘,然而要取得這種水的條件是必須要跋涉來回七個小時的路程,才能夠獲得,而且在國家公園的限制條件下顯然是不能大量開採的,如果可以用優勝美地的雪水作為湯頭,應該可以不加任何東西就足以打造令人回味的湯頭。

再來講麵條,我對麵條研究不深,但在這個情境之下可以想見有幾點需要留意,一是麵條本身不能有混濁的粉,否則一煮下去湯頭就會毀掉,代表麵條的搓揉程度需要非常細緻,不會因為滾煮而讓麵粉逸散,其次是考量營養的均衡,這個麵條可能需要具有澱粉以外的維生素,以蕎麥或是紅麴作為添加的基底或許是不錯的選擇,但這樣又會破壞白色的限制條件,可以考慮做去色或是選擇其他淡色的替代材料,技術細節我就不清楚了。

最後是鹽,鹽大致上可分為岩鹽、海鹽、湖鹽、井鹽等幾類,其中岩鹽與海鹽是主要的使用來源,台灣大多是採用海水蒸發的精煉食用鹽,為純色無味的鹽,我印象中世界上只有台灣、日本跟澳洲還是美國有大量使用這種高純度的海水精煉鹽作為料理的主要調味劑,其他地區多使用岩鹽為主,一般台灣比較常見到的是粉紅色的岩鹽,如果有機會去台南鹽業博物館就可以買到更多元的竹鹽、鹽之花等等,由於含有其他礦物質或是海水中的沉積物,使得風味各異;竹鹽據說是韓國傳統的工藝,可以吸收竹子跟黃土當中的礦物質,也有獨特風味,但我還沒嘗試過。

由此可見,即使決定了湯頭跟麵條,在鹽的選擇上也具有相當大的挑戰性,除了需要了解各種鹽的差異,為了追求最好的口味,有可能需要跑遍世界各地才有可能找到接近完美的答案。

在思考這個挑戰的過程,很容易不小心就岔路去想要加什麼調味料或是素材可以讓麵更吸引人或是更好吃,進而偏離了限制條件的道路,忽然覺得寫這個段子的人修為真是不簡單,映照到人生上面似乎是一樣的道理:一個人如果攝取天然的食物,無須使用香水就可以呈現自然的芬芳;一個人如果吸收高貴的思想,無須裝模作樣就可以吸引君子交往;一個人如果內心坦然自重,無須妝容也能登大雅之堂;一個人如果致力追求,即使是打掃廁所,也能撼動世界。人生路上的誘惑很多,透過一點頭銜、名望或是外在的富貴就可以讓這碗麵徹底走味變色,要維持清湯白麵而能出色卓絕就如同要維持自我本色而能出類拔萃一樣困難,社會的壓力、他人的眼光都是形成阻礙的元素,然而真正的障礙卻是來自自我的內心,而智者能夠給出的答案就是如此:

不著過去 不著未來 心相如如 根本不動

不執著於過去,不困著於未來,再多的紛擾,對於智者來說,都無法動搖他對自身存在的理解,從而不拘泥於過去、現在、未來,而能自在無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