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被邀請的力量


算算從開始接觸人類圖到現在居然才僅僅過了一個半月,我以為我已經研究這個課題超過三個月了,短短約50天左右的時間我感受到的變化真的是十分劇烈,一開始接觸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完全沒想到我會投入這麼多時間在它上面,一路上很幸運受到很多人的幫助,最開始是小燦跟我分享這件事情,然後是教我看懂通道的Winnie、教會我看懂能量中心的Joy,還有帶我進入進階領域的晉毅學長與C哥,讓我得以在短短時間內取得長足的進步,而且意外的居然在這個時間點開始跟之前Mochai想要做到的中醫概念裡的先天體質之謎開始有了交會,似乎因為人類圖可以從科學的角度找到解釋一切的框架,雖然還欠缺很多關鍵性的拼圖,但有種在十里迷霧中找到一線光芒的感覺了。

幻象(illusion)

在人類圖的進階課題裡面,經常出現illusion這個詞,直接翻譯是「幻象」,我認為跟佛家所說的「無明」應該是同樣的概念。開始接觸這件事情是從C哥教會我怎麼看制約之後發現的,在人類圖的制約裡面細節非常多,最主要的核心概念來自於我們的決策與心理程序運作上有許多「非自我」的情況,根據人類圖的概念,非自我制約主要來自於閘門能量能量中心的有無以及身邊周遭其他人的影響這三個要素,會導致的結果是在我們的決策行為裡面出現潛意識人際互動以及基因互補性所帶來的「模式」,因此在解讀的時候會需要跟個案做大量的自我揭露與探討,很像是一種心理治療的過程,而且往往會因此找到非常明顯的模式,只是我們並不容易自覺有這些事情的存在,一旦透過這種具象的表達,個案往往會有一種:「啊!我一直有這種感覺,但沒辦法具體的描述那是什麼。」對我來說這或許就是「幻象」的意義之所在:「這是我的問題,但不是我的錯。」

另一個層面來說,這些制約的存在也不一定是壞事,有時候反而可以因此獲得很好的保障,人類圖並沒有對任何事情做出評價,重點在於理解、包容與寬恕。理解、包容、寬恕那個曾經犯錯的自己,理解、包容、寬恕那個不可理喻的對方,理解、包容、寬恕那個存在我們體內驅使我們往前的基因與潛意識。

脾臟中心

我曾經有兩次非常可怕的頻死經驗,一次是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去家裡對面買麵包,過馬路的時候被機車撞到右側臉部,但過程中我完全沒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存在,直到我去挑好麵包要結帳的時候才被店員提醒我的臉頰破了一個洞,正在狂流血當中;另外一次是當兵的時候,有一次騎車快抵家的時候因為下雨碰到一台貨車違規迴轉,急煞的情況之下失速打滑,整台車滑到貨車底下,我恢復意識的時候車輪已經在我眼前,但我只有手臂磨了三個大洞(後來只靠川七粉跟珍珠粉就在一個月內完全修復了XD),當天還硬撐著騎車從高雄回到官田收假回營。以前我都不太能理解這是怎麼回事,似乎是有神明在冥冥之中守護我一樣,但這並不是一個我可以打從心底接受的解釋方式,卻又不能解釋我失去意識的時間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可以逃過一劫。

最近有一次在跟朋友討論的過程忽然間靈光一閃,這似乎就是脾臟中心代表的意義:「潛意識的運作能量」,脾臟中心代表的是原野中演化過程留下來躲避危險的能力,可以用「直覺」來描述它,但這個「直覺」跟薦骨中心的感覺似乎有所不同,我認為更細節的表述方式是,身體裡面有許多細胞具有感測器,因此對於環境狀態的判斷有許多是不在意識層處理的,這一點基本上跟像是膝跳反應之類的概念是類似的,然而有無脾臟中心的能量很可能跟這些經由潛意識(姑且先這樣說)處理後的資訊能不能引發運動神經的電位有直接的關聯,或許真正保護我免於死劫的並不是神明,而是體內的細胞與潛意識接管了我的身體運動,你可以想想自駕車的AI設計也絕對不會是只有一個認知中樞去控制制動器以避免撞車。

意識到這件事情存在的可能,讓我忽然理解所謂的幻象到底是什麼意思了,這其實是我之前在神經認知學程時有修過的科學命題:

「意識」的本質以及意識到底佔我們行為裡面的比例有多少?所謂的「自我意識」事實上很可能是一個大腦產生的「幻覺」,用以欺騙我們對於「存在」的認知。

意識層的功課:等待被邀請

在人類圖裡面有兩個很重要的輸出結果,一是內在決策權威,二是人生策略,這兩者是去制約的主要行動方案,去傾聽內在權威的聲音,以及採取正確的人生策略。自從五月決定開始試試看人類圖的說法之後,覺得真的相當有意思,以我的情況來說,投射者的主要策略就是等待被邀請,而我遇到的人生問題是工作,剛好就是四個主要需要等待邀請的領域之一,而這個策略的建議看起來就是走一個佛系求職者的路線:

不投履歷、不找工作、不考證照,在家裡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喜歡打電動就去打電動也沒關係,時間到了工作自然會出現!

如果世界上有這種事存在的話那好像把那些認真找工作的人都當白癡了吧?我心理這麼想。

不過回想一下自己以前工作與求學的經歷,甚至是交往,我採取的策略大多數時候都是被動為主沒錯,我也沒有刻意看書或模仿任何人,就只是這樣做讓我比較舒服而已,然而在跟生存有關的找工作是這樣嗎?我自己也很疑惑。

就在前不久,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改變策略之後莫名其妙很多機會就自然而然的來到我身邊,也為我帶來可以維生的收入,而且是完全可以發揮我過去所練的機器學習與在做mochai過程所學到的中文處理與資料科學實務經驗,雖然還不太能解釋到底為什麼會是這樣,但在這些過程裡面我因而發展出一套可以判斷「邀請」的方式,作為本文的結論似乎是一個很好的收尾。

透過合作討論前認真的準備,迫使對方認真的思考是不是真的需要我的價值、我的專長、我的技能來解決他們重要的問題,如果對方有所遲疑,那就是時機未到,不要貿然接受這樣的邀請,請再等一下,等雙方的互信與互知足夠的時候,才是邀請應當成立的時候。

我很感謝我的細胞讓我躲過很多劫難,顯然我真正的人生功課才剛剛要正式開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