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叢集性頭痛(Cluster Headache)的兩次緣份


最近開發Mochai做到一個程度覺得很爆腦,為了找出適合的模式認真花了好幾天看中國的中醫藥+互聯網實在是風起雲湧,覺得好像除了一些比較奇怪的東西之外,一些主流能想得到的玩意兒大概都已經被做完了。相較於台灣的情況,中國的中醫藥領域在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之後真的是進步飛速阿,即使歷經2015年的大爆發跟2017年的大滅亡,還是推動了許多領域的基礎建設進23845100_10156091847178258_1835240677_n展,不由得令人驚奇。動脈網整理的這張圖大概就說明了一切了,目前市場上的大家中醫(中醫師行動工作室)、甘草醫生(線上中醫問診平台)、小鹿醫館(線上掛診O2O)以及神黃中醫醫案這幾個都算是做得相當不錯的代表性產品,也有像是春雨醫生這樣類似Practo的整合性O2O平台了,一些主流的需求大概大致上都已經被滿足,剩下大概就會是類似我之前碰到叢集性頭痛這種怪病的需求了,目前評估起來比較需要C端技術才能做到,類似我最近做的消費者用中藥處方分析引擎會需要做到自動斷詞、自動校正輸入以及語意分析等等,比起O2O需要具備比較高的技術門檻才能做出來。

調查過程中發現,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表彰了三位科學家在「生物鐘」的發現與機制的確認所作出的貢獻,又讀了李宗恩博士對於這個事件的看法,不由得想起兩次遇上叢集性頭痛都被中醫治療方式搞定的經歷,但兩次的處理方式大不相同,覺得應該可以就患者的角度來詮釋兩次治療過程當中中醫理論扮演的角色。

第一次發作是在2012年的春天,當時剛投稿完論文不久,第一次發作的時候大概痛了10分鐘,隱24008106_10156095723073258_1560338321_o
約覺得左半邊腦門疼痛跟眼睛會出淚,並沒有多加注意,以為只是一般的風寒感冒導致的頭痛。後來連續幾天都固定在下午兩點到三點之間發作,而且疼痛愈來愈劇烈,每次持續約半小時,到後來會痛到在地上打滾,完全不能行動,查了一下才知道是別名「自殺性頭痛」的叢集性頭痛,由於病機與病因在現代科學裡面尚無法了解,因此去看了神經內科也沒有得到任何的答案與合理的處置方式,後來轉往台大後門的知名中醫診所看診,沒記錯醫師開了「清空膏」跟一兩味單味藥,可惜那時候沒有mochai,不然就可以把藥單輸進去電子化保存下來,沒想到吃了一兩天藥之後症狀就完全消失了,而且就再也沒有復發。那時醫生是說我秋天的時候吃太多冰的,傷到肝氣,到了春天就爆發,所以會在下午兩點到三點引發頭痛,那時也沒有想太多,反正治好了我又可以活蹦亂跳,原理是什麼不重要,太玄了XDD

第二次發作在2016年的夏天,那時候我剛回高雄家裡幫忙,沒想到從矽谷回來沒多久就開始復發叢急性頭痛,這次一發作我立刻就確認是叢集性頭痛,但發作時間變成早上九點到十一點之間,病程的情況跟上次幾乎一模一樣,但這次立刻調了清空膏來用卻完全沒有療效,自己用Google大神試了幾個方子煎水藥來吃也完全沒有得到任何改善,後來買了西藥止痛藥嘗試,第一天有效控制住,第二天再吃就完全沒用。後來又再去看了一次神經內科,似乎因為沒發作時看起來太正常被醫生當成智能有問題處理了一下,後來開了些類固醇給我,想當然也是完全沒有用。束手無策之下再次打開Google大神,這次想起之前去矽谷的時候發現針灸在美國頗夯,聽說在Stanford與一些知名學校投入了不少資源在研究針灸治療背痛與膝蓋疼痛的大規模研究,於是就認真的調查了一下針灸跟頭痛相關的論文,還真的找到有德國的論文做了相關的研究,確切的連結已經忘記了,但2014年pubmed上的這篇也提出了蠻正向的結論,總之在讀了論文之後決定來嘗試一下看起來蠻可怕的針灸,在客人的推薦之下跑到永和去就診。

這次醫生的說法是吃飯吃太快傷到脾胃,對照了一下發作的時間確實也是落在經絡運行到脾胃的時間,雖然我那時候確實因為要在店裡幫忙吃飯都吃很快,但實在很難相信吃飯吃太快會引起叢集性頭痛這種詭異的疾病阿…

總之醫生說給他扎扎看就是了,沒想到第二天發作時間就從半小時以上縮短到十分鐘左右,當時我還半信半疑,覺得應該是巧合,後來第三天早上還是有發作了十分鐘左右,當天回診再扎一次針,隔天就完全告別了惱人的叢集性頭痛,到現在就再也沒有復發,從採取治療產生效果的時間性來看應該是明確的因果關係,不是偶然,從取穴位置來看應該是使用了百會,風池跟陽溪,共五針。網路上看有一些相同症狀的朋友是每年都會固定時間發作,也許又是不同的病機吧。

這兩次面對叢集性頭痛的經驗對我來說是相當奇特的旅程,雖然從小在中藥房長大,但其實一直沒有很深入的去認識中醫藥,一直到我爸因為長期使用Depakine控制手抖導致全身性癲癇的後續處理才開始比較有接觸,但這兩次處理叢集性頭痛的經驗讓我認識到中醫體系當中辨証論治的重要性,如果只辨病,而沒有考慮發作的時間或是其他因素,就會像我陷入公式用藥的邏輯,以為清空膏可以再次奏效,卻沒考慮到導致叢集性頭痛的原因可能根本上是不同的,即使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很難找出傷到肝或是傷到脾胃跟頭痛之間的關聯生理基礎到底是什麼,但從程式的觀點確實有點像是某個地方吐error出來(疼痛訊號)traceback最後找到bug在脾胃或肝,然後透過正確的方式把bug修掉的感覺,如果只是吃止痛藥就是直接把error隱藏起來,但bug放久了可是會變成很可怕的技術債阿!

最近中國也在大力推行濃縮中藥,對於數據的監測與收集也做了非常大幅的改良,加上青蒿素與砒霜治血癌的成果,在互聯網與人工智慧的推進之下似乎更有廢醫存藥的味道,不可否認釐清藥物有效成分與實證研究帶來的成果是十分巨大的,但也許還有一些額外的可能性是存在像我這種案例,在現代醫學還未能闡明的情況之下,透過中醫體系的理論去找出一些具有啟發性的方向。

廣告

我與叢集性頭痛(Cluster Headache)的兩次緣份” 有 4 則迴響

    1. Hello Ark您好,我是在永和的華漢中醫給洪醫師治好的,當初寫此文就是希望有機會可以幫助到有緣人,希望您的朋友也可以早日根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