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匹茲堡打造成一個新創中樞? How to Make Pittsburgh a Startup Hub?


IMG_9192
大部分想要成為矽谷的城市,大概都是想要獲得如同矽谷一樣的經濟發展,就如同進入矽谷工作的人,許多是想要成為富有的人。然而,對矽谷來說,矽谷只是成為矽谷,但對於想要成為矽谷的城市,它們則是在追求發展的過程失去了自己,或許就如同成為矽谷移工的人往往必須捨棄自我,成為H1B大樂透裡面的一個蒙地卡羅一樣吧。 攝於赫爾辛基當代藝術博物館

作者介紹:

保羅.葛藍(Paul Graham)是矽谷知名的創業教父,也是知名的電腦科學家,以Lisp方面的貢獻著稱。在全球資訊網興起的前期,因為創辦Viaweb後來被Yahoo以五千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後來開始設立著名的創投公司Y-Combinator,其訊息網絡Hackernews更是矽谷重要的即時訊息集散地,地位如同駭客與創業家版本的ptt,其大量關於創業的論文被矽谷創業者奉為圭臬,在史丹佛大學開設的How to start a startup課程更可以說是所有想要創建偉大網路公司的創業家必看的經典之作了。


導讀:

本篇是Paul Graham在今年於匹茲堡一個活動上給的演講,因緣巧合的剛好跟最近台灣很夯的「亞洲矽谷」議題有點關係,如果看過其他Paul Graham的文章或是一些矽谷比較重要的意見領袖的著作,基本上用膝蓋就可以知道「亞洲矽谷」的設計思維跟加州的矽谷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邊。在這篇裡面,Paul Graham提出了具體的五項建議:「鼓勵地方性的特色餐廳」、「保留老建築」、「運用人口密度的優勢」、「讓卡內基美濃成為頂尖」、「鼓勵包容文化」都是當下匹茲堡就可以開始做的,不需要特別去蓋園區,就可以讓匹茲堡成為一個吸引人的地方。綜觀台灣的產業發展軌跡,北北桃雖然在人口密度與交通建設上有一定程度的優勢,但相比起來,台南或是高雄這樣曾經富裕後來沒落,近幾年又開始因為美食或是觀光導致假日經常大塞車的城市反而是比較接近匹茲堡的情況,可惜的是台灣沒有任何一所大學可以跟卡內基美濃匹敵,即使是現在的台大,對於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優秀人才也沒有辦法構成足夠磁吸的效果,我想這應該不僅僅是因為排名的關係,台灣的大學也比較沒有自我性格,簡單來說就是「不夠酷」。要成為亞洲的矽谷,或許應該先搞清楚我們到底應該要怎麼自我介紹。


本篇是Paul Graham在匹茲堡一個活動上給的演講。大部分的內容可以套用到其他的城市,但不是全部,原因如同在演講裡面說的,匹茲堡跟其他大部分有可能成為新創中樞的城市相比有一些重要的優勢。

如果要把匹茲堡打造成像矽谷一樣的新創中樞,應該要做些什麼呢?我覺得我對匹茲堡算是蠻了解的,因為我就在這邊長大,在Monroeville,我也對矽谷了解不少,因為那是我現在居住的地方。你有辦法想像如同矽谷那樣的新創生態系在這裡發展嗎?

當我答應要來這邊給演講的時候,我並不覺得我有辦法給一個非常樂觀的演說,我想如果我談那些匹茲堡曾經可以做以讓自己成為新創中心的部分,大部分的內容都會是無意義的空談。因此我想要談談那些匹茲堡現在可以做的。

讓我想法改變的原因是一篇在紐約時報美食版的文章,那篇文章的標題是「匹茲堡的年輕人都跑去賣雞排了!」(原文為 “Pittsburgh’s Youth-Driven Food Boom.”,此處為誇飾的翻譯)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這件事情可能一點都不有趣,更別說這件事情可能可以跟新創扯上關係。但當我讀到這個標題的時候我好像被雷打到一樣,我想我如果努力去找的話大概也無法找到另一個更有潛力的地方了。當我開始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感到更加的興奮了,文章裡面提到:「25歲到29歲的青年現在已經佔據了百分之7.6的居住人口比例,十年前只有百分之七。」哇!我想,匹茲堡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波特蘭,他可以成為一個是20多歲的人想要去住的很酷的地方。

數天之前我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那種不同之處。我從1968年在這邊居住到1984,過去我並不是很能理解,但在這整段時間裡面,這座城市可以說是處在自由落體式的衰退狀態。從飛機上到郊區都可以看到這個現象在發生,鋼鐵與核能產業都在凋亡當中。然而,現在這座城市裡面的年輕人們帶來了不一樣的氣息,不僅僅是市中心感覺更加繁榮了,這裡有股我小時候未曾感受過的活力。

當我還小的時候,這裡是個年輕人都想要逃離的地方,但現在它是個吸引著年輕人的地方。

這跟新創有什麼關係?由於新創產業是由人所驅動的,而平均來說,在典型的新創公司裡面是由25歲到29歲這個區段的年輕人組成的為主。

我已經看過當一個城市有這樣一群年輕人的時候會擁有多麼大的力量。五年之前,人們把矽谷的重心從灣區拉到舊金山,Google與Facebook位在灣區,但下個世代的巨人都在舊金山(按:通常指2008年mobile internet興起後的幾家公司,如Twitter, Airbnb, Uber, LendingClub, Square等等)。造成重心移動的原因其實是人才戰爭,特別是工程師的爭奪戰。大部分25歲到29歲的年輕人傾向在市區居住,勝過無聊郊區的中心。因此不管他們喜歡於否,創辦人們知道他們必須要跑到舊金山去,我認識好幾個創辦人都比較喜歡住在南邊的峽谷,但迫使他們往市區移動的原因是他們知道不這樣做他們會在人才大戰當中徹底失敗。

因此成為一個吸引20多歲年輕人的磁鐵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你很難想像一個沒有年輕活力的城市有辦法成為一個新創的中樞。當我讀到這個關於25到29歲年輕人口增加的統計資料時,我清晰的感受到如同新創公司的數量在x軸上面開始增加的興奮感。

整體來說,在全國的居住人口當中,25歲到29歲的居住人口比例是6.8%,這意味這這裡有0.8%的額外人口紅利。人口總數是306,000,因此我們現在在討論的紅利大約是2500個人。這已經是一個足以構成一個小鎮的人口數,而這還僅僅是額外人口紅利,因此你們手上已經有了立足點,現在你們需要的只是去放大這個優勢。

雖然「年輕人都跑去賣雞排了」聽起來有點可笑,但就是這個”but”,餐廳與咖啡店是一個城市性格的主要元素,想像你在巴黎的街道上漫步,你經過的是什麼?小的獨立餐廳與咖啡店。想像你開車經過一些非常無聊的有錢郊區,你經過的是什麼?星巴克、麥當勞與必勝客…如同Gertrude Stein所說的,這些地方跟其他地方沒什麼兩樣,你可以去任何這些無聊地區都得到一樣的感受。

這些獨立的餐廳與咖啡店的存在不僅僅是可以餵飽人們,他們使得這些地方成為「這些地方」。

因此這是我第一個讓匹茲堡能夠成為下一個矽谷的具體建議:「做所有你能做的事情去鼓勵這個由年輕人驅動的食物文藝復興潮流。」從城市治理的角度來說可以做些什麼?把這些開小餐廳與咖啡店的年輕人們當成你的使用者,然後用心的去了解他們想要什麼。我可以猜測至少有一件事情是他們需要的:「快速核准的流程。」舊金山在這部份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被超越。

我知道餐廳並不算是這個趨勢的最主要動力,如同那篇紐時文章所說的,關鍵其實是比較便宜的房租。這是個巨大的優勢,但「便宜的居住條件」可能是一個有點容易讓人誤會的概念。世界上到處都有便宜的居住之處,匹茲堡之所以特別的地方是它不僅僅是便宜,而是一個你會想要去住但不貴的地方。

造成這個現象部分的原因是建築本身,這件事是我在蠻久之前學到的,當我還是窮苦的20歲魯宅時,最好的選擇就是去住在那些曾經富有過,但後來變窮的地方。如果一個地方曾經富裕過,它的居住條件會是舒適但並不會太貴。如果一個地區一直以來都是貧窮的,它的居住條件會是便宜但糟糕的。但如果一個地方是曾經富裕過然後變得貧窮,你可以在那邊找到便宜的豪宅。這是匹茲堡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匹茲堡大約一百年前曾經富裕過,當時住在這邊的人建造了大而堅固的建築,雖然並不全然是非常有品味的設計,但無疑的大多是堅固的。因此另外一個具體的建議是:「不要去摧毀那些可以吸引人們的老建築,當城市在復甦的時候,如同現在的匹茲堡,開發商往往迫不及待的要去把這些老建築拆掉,不要讓這些事情發生,努力去做歷史的保存。」大型的豪華建案不是用來吸引年輕人的,他們是新餐廳與新咖啡店的天敵,這些豪華建案將會削弱這個城市的性格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你無法太徹底認真的去處理歷史的保存,但一個城市愈認真的面對這個議題,他們往往看起來做的更好。

然而匹茲堡吸引人之處不僅僅是這些建築本身,還包含了它的地理位置與周遭環境。如同舊金山與紐約,匹茲堡很幸運的是一個在汽車工業發達之前就發展起來的城市,這使得它並未過度擴張。因為25到29歲的年輕人愈來愈不喜歡開車,他們更喜歡走路、騎腳踏車或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如果你最近有去舊金山的話,你會不由自主的注意到腳踏車愛好者的族群有多麼大。這並不僅僅是年輕人的時尚,或許應該說他們找到了一個更棒的生活方式,留落腮鬍會退流行,但騎腳踏車不會。一個可以輕鬆的用腳踏車而不需要開車就能遊遍的城市代表著一種更美好的時代,因此我會建議做所有可以做的事情去投資在這上面。如同歷史的保存一樣,這看起來好像不太可能可以做的很厲害?

為什麼不思考看看把匹茲堡變成全美國對腳踏車最友善的城市呢?想想看如果你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把舊金山遠遠拋在腦後,如果你做到了,這看起來不太會令人後悔。這個城市將會看起來像是個年輕人的嘉年華盛會場所,而那些人正是你想要吸引的人。如果他們必須要去其他地方找工作,他們肯定會帶著遺憾離開這個地方。缺點會是什麼?你可以想像一下這樣的報紙標題「一個因為對腳踏車太過友善被毀掉的城市?」這看起來不太可能會發生。

因此假設很酷的老舊周邊區域與很酷的小餐廳可以把匹茲堡打造成下一個波特蘭。這樣就夠了嗎?這裡其實處在一個比波特蘭更好的位置,因為匹茲堡有一些波特蘭所缺乏的元素:一個首屈一指的研究型大學。卡內基美濃大學加上小咖啡店代表這裡不僅僅有著時尚的拿鐵,這代表你在跟別人討論分散式系統的時候可以喝著時尚的拿鐵,現在你是否覺得離舊金山更近一點了?

事實上匹茲堡在一個方向上面是勝過舊金山的,因為卡內基美濃就在市中心,但史丹佛跟柏克萊大學都位在郊區。

卡內基美濃可以怎麼幫助匹茲堡成為一個新創中樞呢?成為一個頂尖的研究型大學!卡內基美濃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之一,但想像一下如果他是強到世界上每個人都知道它的話,事情會是什麼樣子?有很多充滿使命感的人肯定是要去那些最棒的地方,無論這些最棒的地方在哪裡,即使它在西伯利亞。假設卡內基美濃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這些最優秀的人都會跑來這兒,會有很多哈薩克小孩都夢想著有一天他們可以在匹茲堡生活。

成為這樣的人才吸鐵是大學可以使一個城市成為新創中樞而做的最重要貢獻,事實上這可以說是實務上可以提供的唯一貢獻。

但等等,難道大學不應該設立一些叫做類似「創新」或是「創業」之類的學程嗎?我認為不,他們完全不應該做這件事情。這些事情往往最後都會令人失望,因為他們會追求錯誤的目標。通往創新的道路並不是朝向著創新,而是應該朝著某些特定的事物,像是更好的電池或是更好的3D列印,而學習創業的唯一方式就是去做它,這件事情你不可能在學校裡面學到。

我知道聽到最好的大學能幫助新創的方式就是變成一所優秀的大學,這樣的事實可能會讓一些官員覺得很失望,這好像是告訴人們要變瘦的方式就是少吃點東西一樣。

但如果你想要知道新創公司是怎麼來的,看看那些經驗累積的證據吧,看看那些最成功的新創公司的歷史,你會發現他們往往是有機的從幾個創辦人打造一些有趣的小專案開始。大學的好處是可以把這些創辦人聚在一起,然而接下來他們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離開大學的道路。舉例來說,不要去花時間弄學生或是老師在搞的專利所有權,以及採用開放式的規範與蹺課等等。

事實上,大學可以做的最有效的事情之一是鼓勵新創公司離開哈佛所創的一個模式。哈佛以前在聖誕節之後會有期末考,在一月的開始之時,他們會給學生所謂的「溫書假」,這段時間學生們都應該要專心去準備考試,而微軟跟臉書有一個很少人知道的共通點:他們都是在「溫書假」開始的。這是個把一些小專案變成新創公司的絕佳契機,學生大多都還在學校,但他們不需要做太多事情,因為他們只需要專心準備期末考。

哈佛可能已經關上了這扇窗,因為幾年之前他們把期末考移到聖誕節之前,並把「溫書假」從11天縮短到7天,但如果一所大學真的想要幫助它的學生去創業,這個經驗法則告訴我們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什麼事情都不要做

匹茲堡的文化是另外一個優勢,看起來一個城市必須要有相當的社會開放性與包容力才能夠成為一個創新的樞紐,而且這件事情的原因還蠻顯而易見的。一個城市必須要能夠忍受各種奇形怪狀的事情才能夠成為新創公司的基地,因為新創公司通常都很奇怪。而且你無法選擇性的只接受形式上的特異然後去期待這些東西可以成為巨大的新創產業,因為那些怪異之處都混合在一起了,你必須要接受所有的特立獨行才行。

這些要素很快的可以排除掉許多美國的大城市,我可以蠻樂觀的說匹茲堡並未因此被排除在外。有一件事情是我從小到現在都記得的:人們非常享受在這裡獨處的時刻。即使我當時並不知道這件事有什麼奇特之處,我並不是非常確定原因,或許其中一個原因是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在這裡是個外來的移民吧。當我是一個在Monroeville的小孩時,人們並不會自稱為老美,他們叫自己義大利佬、賽爾維亞佬,或是烏克蘭佬。想像一下這裡一百年前的樣子,當人們從二十多個國家來到這裡的時候,互相包容是唯一的選項。

對我而言,我記憶中所及匹茲堡的文化是包容且務實的,這也是我描述矽谷文化的方式。更重要的是,這不是個巧合,因為匹茲堡在它的輝煌年代就如同現在的矽谷一樣,這裡是個人們會跑來打造新玩意兒的地方,雖然這些人們打造的東西已經隨著時間褪色,那股充滿幹勁的精神依然是相同的。

所以即使一群假掰的嬉皮文青跑來可能會讓人有點困擾,我會選擇脫離我習慣的常軌去鼓勵他們,並且更加習慣性的去接受各種奇特的想法,甚至要搞得像那些瘋狂的加州人也沒關係。對匹茲堡來說這是個守舊的選擇:回歸到這個城市的根本。

遺憾的是,我必須要把最困難的部份留在最後,要成為一個新創的中樞,你還需要一個關鍵的要素,而這是匹茲堡所缺乏的:投資人們。矽谷有一個非常大的投資社群,因為它已經花了五十年去養育這個生態。紐約也有一個很大的投資人社群,因為那裡充滿著極度愛錢的人,他們熱衷於挖掘新的方式去獲得大量金錢。但是匹茲堡沒有這兩種人,而且那些吸引人的便宜房子對於投資人並沒有任何的影響力。

如果一個投資人的社群開始在這裡發展,你想要的事情就會如同矽谷一樣的發生:緩慢而有機的。因此我不會去打賭在這邊能夠有辦法短時間內就生出一個巨大的投資人社群,但很幸運的是現在有三個趨勢使得這個因素並沒有那麼必要:第一是新創公司啟動的成本愈來愈低,因此你不再像以前一樣需要這麼多外部的投資。第二是如同Kickstarter一樣的平台,一個新創公司可以用比以前更短的時間去獲得收入,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把東西丟上Kickstarter去驗證想法。第三是如同Y-Combinator一樣的計畫,世界任何地方的新創公司都有機會來到YC待上三個月,選擇你適合的投資,然後回家(如果想要的話)

我的建議是把匹茲堡打造成一個很適合新創公司的地方,而且最後很多新創公司都會黏在這裡。有些會取得成功,而有些創辦人會因此成為投資人,也會有更多的新創公司黏在這兒。

這並不是一個成為新創中樞的捷徑,但至少是條路,而且是個很少有城市能夠走的路,而且你不需要因此做出巨大的犧牲,回想一下我剛剛所建議該做的事情:鼓勵地方性的特色餐廳、保留老建築、運用人口密度的優勢、讓卡內基美濃成為頂尖、鼓勵包容文化。這些都是可以讓匹茲堡成為一個宜居城市的方式,我這樣講的意思是你們應該至少做的比這還多。

這是個令人鼓舞的思考方式,如果匹茲堡成為一個新創中樞的方式是更大程度的成為匹茲堡自己,這將會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成為一個成功的典範。事實上這或許是在所有同等規模的城市當中最好的機會,這會需要一點努力,以及大量的時間投入,但如果要說有什麼城市可以做到這件事情的話,匹茲堡肯定是可以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