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focus? 何謂專注?


專注是什麼

前陣子一直在思考,矽谷一直強調的focus到底是在focus什麼?

是專注在技術上嗎?
是專注在創造巨大的商業利益嗎?
還是專注在追求自我的發展上面?

一直到前幾天在開發團隊的sprint meeting之中我忽然好像找到答案了,其實答案我早就看過了,是湯川秀樹說的:

「歷史上那些做出巨大貢獻的人,往往因為不斷的問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最後得到爆炸性的答案。」

問問題

為什麼新創企業的核心價值遠比技術來得重要,應該也是源自於此,如果不是持續的在一個問題上耕耘,發展出來的所有技術跟解決方案就會顯得發散。Facebook起源於"How to connect people through internet",Google起源於"How to deliver information effectively"這樣的問題,相對論發軔於「如果我與光賽跑,那會怎麼樣?」這樣的問題。

如果能夠持續的問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也足夠讓人持續不斷的問,那麼最終將會在後面發現一片巨大的森林。前幾天朋友分享36氪的在一个老外微信 PM 的眼中,中国移动 app UI 那些事儿一文給我,裡面寫到:

美国本土 App 的演变趋势是将大而全的应用分解成许多专注于单点功能的应用,其哲学更接近于 “Worse is Better”。但中国这边的应用则选择了相反的方向。每个应用都在尽力集成越来越多的功能——有些与核心功能融合得颇为巧妙,有些就显得没怎么经过大脑。我只能认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吸引眼球,或者扩大目标用户群。

我不禁開始思考,這種思維差異的本源到底是什麼?後來我想起一開始出社會時跟朋友在做電子集點服務的時候,原先是從一個很簡單的概念出發:「我怎麼把紙本集點卡取代成不用下載app的便利電子系統?」,在後來擔任產品經理的過程當中,收到很多客戶的反饋,希望我們增加CRM(客戶關係管理)、點數轉換、或者是結合LBS行銷功能等等,我們也因此漸漸的把這些需求整合到產品特性當中,但當我現在回頭去看,我會覺得這樣的路線是有問題的,在Paul Graham的《如何獲得創業點子》這篇文當中的形容我覺得相當貼切:

想像一個圖,圖中的x軸代表所有可能想要你做的東西的人數,y軸代表他們多想要這個東西。如果你反轉y軸的方向,你可以把公司想像成是個洞。Google是個巨大的天坑:數億人使用它,而且大家都用的很勤。一家剛起來的新公司不太可能期待它能夠佔據那樣子的空間,因此對於那個你要開始啟動的小洞的形狀,你會有兩個選擇,你可以挖一個很廣而空泛的洞,或是一個深而狹窄的洞,就如同一個深井一樣。

深度優先

如果用演算法來形容的話,我們在開發集點服務的過程比較像是BFS(廣度優先搜尋),而Google做的事情是DFS(深度優先搜尋),我們像是在挖掘好幾個不同的坑,每個坑都有人想要,但他們都並不是極度需要這個東西,但我們透過不斷的收集這些東西作為產品的方向,導致於功能上開始產生明顯的發散,如果要改善這個狀況,應該是必須要把心智模型調整為持續的去深入問一個問題的深度軸向延伸,比如說「我怎麼加快集點的感應時間?」、「我怎麼加強點數資料的安全性以及可回復性?」,問這些問題能夠帶來的效果事實上是讓你既有的使用者更加想要這個東西,而不是去增加更多的市場觸及範圍,這聽起來似乎與公司的成長方向相反,但事實上卻可以因為既有的使用者更加喜愛你的產品帶來有機性的成長。

中國的產品開發模式之所以會是跟美國相反的方向,我覺得有很大的成份是因為中國的產品還是比較接近模仿,而非破壞式創新,真正的破壞式創新,你很難把心力發散到不同的各個問題上,唯有先把單一的問題點解到遠遠超過其他競爭者的水平,才有可能真正在市場上活下來,許多新創公司之所以無以為繼並不是因為市場的競爭,或者應該說市場競爭的因素應當被稱為結果而非原因,真正結構性的因素是他們離開了破壞性創新的這條道路。造成偏離軌道的因素有很多:投資人的影響、管理團隊的糾紛、技術能力的不足都可能是原因。在《第五項修煉》裡面提到,公司在成長階段的管理者往往會把目光放在能夠帶來成長的要素上,而忽略了結構裡面阻礙成長的因素正在快速的增加,這就如同YC經常談到的:減少1%的churn(客戶流失)跟增加1%的acquisition(客戶新增)能夠為公司帶來的價值通常是一樣的,但其成本可能差了十倍。

抽象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蠻懷疑到底自己這種學的廣的路線是否是一種適合創新的模式,後來我想通專注這件事情之後覺得稍微釋懷了點,如果真的要解決一個商業上,或者是說關於「人」的問題,會需要非常多不同的面向與人生的體驗來檢視一個問題的樣貌,才能夠得到它的立體面,進而找出其可擴張的抽象結構;相反地,如果解的是關於「自然律」(Natural Law)方面的問題,由於問題本身就已經是抽象性的結構,因此需要的是工具以及能夠理解抽象事物的心智模式,例如數學、物理或是感測器的設計等等;若是技術上的問題,則需要對於架構的理解、設計模式的哲學體認以及各種工具的高度熟悉。

不管是走什麼路線,最終要回答的問題其實還是:「我想要怎麼樣的人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