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之前 Before the Startup


TC Disrupt在的Pier 70,一開始看到的時候也覺得很傻眼,後來覺得這種反直覺跟創業實在是很像,一個新創的會展辦在這樣一個古老而殘破的地方,配上新生的活力,這似乎就是創業的本質阿!
TC Disrupt在的Pier 70,一開始看到的時候也覺得很傻眼,後來覺得這種反直覺跟創業實在是很像,一個新創的會展辦在這樣一個古老而殘破的地方,配上新生的活力,這似乎就是創業的本質之一阿!

作者介紹:

保羅.葛藍(Paul Graham)是矽谷知名的創業教父,也是知名的電腦科學家,以Lisp方面的貢獻著稱。在全球資訊網興起的前期,因為創辦Viaweb後來被Yahoo以五千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後來開始設立著名的創投公司Y-Combinator,其訊息網絡Hackernews更是矽谷重要的即時訊息集散地,地位如同駭客與創業家版本的ptt,其大量關於創業的論文被矽谷創業者奉為圭臬,在史丹佛大學開設的How to start a startup課程更可以說是所有想要創建偉大網路公司的創業家必看的經典之作了。


導讀:

本篇是由現任YC CEO的Sam Altman在史丹佛大學的客座演講改編而成,原先是為大學生設計的內容,但其實對於其他階段想要創業的人也相當適用,六個相當違反直覺的概念,如果身處創業之中的人看完這篇應該會深有所感,還沒創業的人可以好好的把這幾點記下來,我最喜歡的是Game的觀點,在大部分的社會系統裡面都建立了一套酬賞機制把人困在結構裡面,而創業本身就是在打破這個結構,因此當你要開始走這條路的時候,必須要先把已經被訓練定型的那套社會性酬賞機制邏輯丟掉,才不會跌跌撞撞。


有小孩的其中一個好處是,當你需要給建議的時候,你可以問你自己:「我應該要告訴我的小孩什麼?」我的孩子還小,但我可以想像當他們在念大學的時候我會告訴他們什麼,這正是我現在想要談的。

創業是一件非常違反直覺的事情,我不太確定為什麼,或許只是因為相關的知識還沒融入我們的文化當中。不管原因是什麼,開設一家新創公司是一個你無法靠感覺就做成的任務。

這很像是滑雪,當你第一次嘗試滑雪的時候,你會想要慢下來,你的直覺告訴你要往後仰,但是如果你往後仰,你會完全失控的滑下去,因此學會滑雪的技巧之一就是壓抑這個本能的反應。最終你會透過練習獲得新的習慣,但一開始會需要花費你一些認知上的努力。一開始的時候會有一個清單上面的事項是你必須要在滑下去的時候必須要記住的。

創業就如同滑雪一樣違反自然的天性,因此也有一個類似的清單,在這裡我會給你一些建議,如果你想要準備開始創業的話,最好記住這些事情。
Counterintuitive 反直覺
第一個項目就是我剛剛提過的,創業是如此詭異的一件事情,以致於如果你相信直覺的話,你會犯一大堆的錯誤。如果你知道這件事情的話,你也許至少會暫停一下再開始動手。
當我開始營運Y Combinator時,我曾開玩笑的說我們的功能是告訴這些創辦人那些他們會忽略的事情。現在覺得這完全正確,一次又一次的,當YC的夥伴們提醒這創辦人那些他們即將要犯的錯,他們總是忽略這些建議,然後過了一年之後回來說:「我真希望我當時有接受那些建議。」
為什麼這些創辦人這麼容易忽略這些夥伴們的建議?原因就在於,這些事情與你的直覺相反。這些建議看起來是錯的,因此當然你一開始的反射反應是捨棄這些東西。事實上我這些玩笑話並不僅僅是在YC裡面才有的詛咒,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自然法則。如果創辦人的直覺已經給他們正確的答案,那麼他們就不會需要我們。你需要的只是其他人給你一些會讓你大吃一驚的建議。這也是為什麼世界上會有很多滑雪教練,但沒有很多跑步教練。

然而,你可以相信你對人的直覺。而事實上年輕的創業者最常發生的錯誤就是這件事情做得不夠。他們與那些看起來令人印象深刻的人混在一起,但其實他們內心並不是那麼喜歡這些人。後來當事情搞砸的時候他們會說:「我知道這個人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但我忽略掉了,因為他看起來如此的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你曾經想過與某些人合作,無論是作為共同創辦人、員工、投資人或是併購者,而你對他們有些疑慮,儘管相信你的直覺吧!如果有人看起來油嘴滑舌,或是像個冒牌貨,或是像個蠢蛋,千萬別忽略這種感覺。
這是一個自我放縱有用的狀況:與那些和你本質相近的人一起工作,我相信你已經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好一段時間了。

Expertise 專業
第二個違反直覺的點是你不需要知道太多關於創業的事情。要成功創業的方式不是成為一個創業的專家,而是成為一個你的使用者與你正在解決的問題的專家。Mark Zuckerberg不是因為他是一個創業的專家而成功,他是因為他非常清楚他的使用者所以才創業成功。
如果你完全不知道如何募一筆天使資金,完全不需要為此感到難過,這些事情你可以在你需要的時候再學就可以了,然後你會在完成這件事情的時候忘掉這些事。

事實上,我擔心的是,並不只是不需要去學創業的一堆細節,甚至可以說學這些東西是危險的。如果我遇到一個大學生他完全知道可轉換債、員工合約以及FF股票,我不會覺得這傢伙超越他的同輩,反而會覺得這會關掉一些警鈴。因為另外一個年輕的創業者常犯的錯誤就是太了解創業的操作手法,他們搞出一些聽起來可以獲得一堆掌聲的點子,然後用很漂亮的估值募到一堆錢,租一個很酷的辦公室,雇用一堆人。從表面上看來這很像是一家新創公司該做的事情,但租一個很酷的辦公室與雇用一堆人之後的下一步往往是:最後終於理解這些事情有多麼難搞,因為他只模仿了所有創業的表面工夫,而且往往忽略了創業最重要的本質:做出一些人們想要的東西

Game 遊戲
我們經常看到這些事情發生,因此我們給他取了個名字:遊戲室。最近我終於搞懂為什麼這會發生,年輕的創辦人弄清楚整個創業過程的動機是他們已經從小就被訓練成那個樣子了。舉個例子來說,想一下你進大學需要搞什麼?課外活動對吧!即使是在大學裡面,大部分的任務幾乎都是人工設計的,如同操場跑道一樣。

我並不是在抨擊教育系統長這個樣子很鳥,當你在教學的時候總是會有一些需要虛假的成份才能達成的事情,然而一旦你開始衡量他們的表現,你總是無法避免人們會去找出方法以達成這個虛假的極致。

我承認我自己在大學的時候也幹過這樣的事情,我發現大部分的時候大概只有二、三十個點子能夠作為好的考試問題,我準備考試的方式不是把課堂上教會的事情搞懂,而是準備一個考試可能會問的問題清單,然後事先準備好回答的方式。當我考期末考的時候,我主要在關心的事情是我準備的哪些問題會出現在試卷中。這就如同是一場遊戲一樣。

這其實不令人感到訝異,因為當他們已經被這樣訓練了一輩子去玩這樣的遊戲,年輕的創辦人一開始創業的自然反應當然是想辦法找出那些能夠贏得這場新遊戲的技巧。因為募資看起來是一個衡量新創公司的方式(這也是一個常見的錯誤),他們總是在想著如何獲得那些可以說服投資人的技巧。我們會告訴他們,說服投資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做一個真正做的很好的新創公司,這意味著成長快速,你們只要告訴投資人這件事情就可以了。然後他們就會想要知道有什麼技巧是可以成長快速的,而我們會告訴他們做好這件事情的最佳方式就是做人們想要的東西

因此許多YC的夥伴跟年輕的創辦人的討論常常會是以詢問:「我們應該如何…」,然後這些夥伴會回答:「只要…」

為什麼這些創辦人總是要把事情搞的這麼複雜呢?我後來想想這原因應該是他們在找一些小技巧

因此這是第三個違反直覺的點你應該要記得的:開設一家新創公司是這個遊戲系統不再有用的狀況。這種遊戲系統可能會在你去大公司工作的時候有用,取決於這家公司有多爛,你可以透過惡搞有能力的人而成功,或是製造很有產能的假象等等。但這種方式在新創公司絕對沒用,這裡沒有老闆可以欺騙,只有使用者而所有的使用者在乎的事情只有你的產品是不是他們想要的。創造新創公司就如同物理定律一樣冷酷,你必須要做人們要的東西,而你只能透過你投入的程度獲得成功。

而危險的事情是,造假其實對某些投資人有用。如果你非常擅長搞的你聽起來好像你對於你所講的東西知之甚詳,你可以愚弄投資人至少一次,甚至兩輪募資,但這不應該是你要投入的方向,這家公司最終一定會卡住,你所做的一切只是浪費你的時間並且搞砸這一切

因此不要再找尋奇怪的招數了,創業是有一些取巧的方式,而且在任何領域都有,但這跟解決實際的問題比起來一點也不重要。一個完全不懂如何募資的創辦人但已經創造了使用者喜愛的產品將會比那些知道所有書上寫的技巧但沒有任何使用成長圖的創辦人更容易募到資金。更重要的是,那些已經造出使用者喜愛產品的創辦人將會是那些在募到錢之後繼續取得成功的人。

即使這聽起來好像是個壞消息,因為你損失了一個重要的有利武器,我倒是覺得當你開始創業時,這個遊戲系統不再運作更令人感到興奮。這代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些地方你可以透過做很棒的事情而成功,想像一下如果世界上只有像是學校跟大公司這樣的地方可以去,你必須要浪費一堆時間做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情,或者是輸給那些做狗屁倒灶事情的人,那是多麼令人沮喪阿!我如果念大學的時候就知道世界上有這種地方,讓這種遊戲規則可以不那麼重要,我想我會非常開心。很顯然這世界上有,但不同的地方是,最重要需要考慮的事情是你必須思考你的未來,你想要如何在各種工作當中獲勝,以及你想要透過努力獲得什麼?
All-Consuming 完完全全的消耗

第四個違反直覺的點是:創業是完全的消耗。如果你開始創業,它將會很大程度佔據你的生活,遠超你的想像。一旦你創業成功,它將會佔據你的人生很長一段時間,至少是好幾年,或許是數十年,甚至是你剩下所有的工作時光,因此這是個真實的機會成本。

Larry Page看起來已經必須要過一個無法做惡的人生,但是絕對有一些方面是有必要之惡的存在。基本上在他25歲開始創業的時候他就必須開始盡可能的快速跑,而且看起來他還無法停下來喘口氣。每天在Google帝國裡都有只有CEO能處理的新鳥事會發生,他都必須要處理,如果他去度假一個禮拜,一整週的鳥事將會堆積如山,而且他必須要毫無抱怨的忍受這一切,部分是因為他是這家公司的老爸,他永遠不能顯現出他的恐懼和軟弱;一部分是因為身為億萬富翁就算覺得生活很辛苦出來討拍,也不會得到任何的安慰。這會導致一個詭異的副作用:成為一個成功創辦人的痛苦會被大部分的人忽略,除了少數經歷過的人之外。

YC已經投資過數家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公司,每個例子裡面創辦人都會提到一樣的事情:創業從來都不簡單。問題的本質會一直改變,你會擔心倫敦辦公室的建設延遲勝過你家的空調壞掉,但總共需要擔心的東西永遠不會減少,而且常常會增加。

創立一家成功的新創公司跟養一個小孩很像,在這事情裡面很像是你按下一個按鈕,然後這將會讓你的人生頭也不回的改變。雖然養小孩是很美好的事情,但有很多事情在你有小孩之前可以很容易處理,有小孩之後就很麻煩了。當你有小孩之後你會因為很多辛苦的事情成為一個好的父/母親,但也因為如此你可以選擇晚一點按下這個按鈕,很多富裕國家的人都會這個做。

再回頭來談創業,很多人認為他們應該在念大學的時候開始創業。你瘋了嗎?這些大學是怎麼想的?他們走出一條新奇的道路是確保他們的學生擁有足夠的避孕藥,然後設立創業培訓課程與設立各種育成中心。

老實說,這些大學有他們自己的壓力,很多學生是因為對創業有興趣來的。大學事實上應該要被期待可以協助學生做好他們職涯上的準備。因此想要創業的學生會希望大學可以教會他們關於創業的事情。不管這些大學會或不會,他們都有壓力必須要主張他們會,否則他們會在招生上輸給其他的學校。

大學到底能不能教會學生創業?也許能也許不能。他們可以教學生關於創業的一些概念,但如同我之前解釋的,其實沒什麼是你需要知道的,你需要了解的是你的使用者所需要的,除非你真正開始創業,否則你是無法做那些創業練習的。因此創業是一種本質上你只能透過實作才能學習的東西,這在大學裡面基本上是不可能學到的,如同我剛剛解釋過的:創業會佔據你的人生。你無法邊開公司邊當一個真正的學生,因為你如果是真的在開公司,你就無法再成為一個學生了。或許你可以名義上擔任一個學生一陣子,但你不可能持續很久。

如果以這種二分法來看,我們應該要走哪一條路?當一個真正的學生然後不要創業,或是開始真正創業然後不要當個學生?我想我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不要在念大學的時候創業。如何創業只是一個你需要解決的大問題的子集合,這個大問題是:「如何獲得我想要的好生活?」然而因為創業對許多充滿抱負的人來說是一種好生活的模式,但20歲不是個最佳的時間點去做這件事情。創業很像是一種直截了當的快速深度優先搜尋法,大部分的人在20歲的時候都還在廣度探索的階段。

在你20多歲的時候,你可以做一些事情是你之前或是之後都不太能做的,例如深入的投入到一些一時興起的專案,或是用超低的預算去進行沒有時間限制的旅行。對於比較生平無大志的人來說,這些事情是非常可怕的「發射失敗」,但對充滿抱負的人來說,這些事情會是非常重要的探索。如果你在20歲開始創業,而且你已經相當成功,你就完全不需要做這些事情。

Mark Zuckerberg永遠不會去其他國家流浪,他可以做一些其他大部分的人都無法做到的事情,例如包私人飛機到國外去玩。但這個成功已經拿掉了他的人生相當多的可能性。Facebook運作著他的程度跟他正在運作著Facebook的程度是差不多的。擔任一個你認為是你生命中的重要專案中的重要角色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特別是在早年的人生當中,他會給你更多的選項去選擇你生命的志業。

這部份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取捨,你並不會因為在20歲放棄創業而犧牲什麼,因為你更有可能因為等待而成功。在一個不太可能的情況下,你只有20歲,然後你的副業如同Facebook一樣起飛,你會面臨到要衝或是不衝的選擇,而衝一發可能會是一個合理的選項。但一般來說新創公司會起來是因為創業者驅動它起飛,在20歲做這件事情可能會是很蠢的。
Try 嘗試
你應該要在任何年齡做創業這件事情嗎?我覺得我好像把創業說的有點太難了,如果我還沒有,讓我再試一次:創業是非常難的。或者是這件事情實在太難了?你怎麼確定你已經準備好面臨這個挑戰?

答案是第五個違反直覺的點:你無法判斷。你活到現在的人生可能給了你一點前途的線索,可能是成為一個數學家,或是一個專業的橄欖球員。但除非你有一個很奇怪的人生,不然你應該很難有經驗過的像是個公司的創辦人。設立新創公司會改變你很多,因此你需要嘗試去評估的事情不單單只是你是什麼樣的人,還要考慮你能夠成長成什麼樣子,然而誰可以做到這件事情?

過去九年來我的工作是去預測哪些人有可能創業成功,要判斷他們多聰明不難,大部分看到這篇文章的人應該都超過我的標準。但困難的地方在於預測他們可以變得多麼強壯與雄心壯志。或許世界上還沒有其他人有更多的經驗在嘗試做這件事情上面,讓我這個專家來告訴你我知道多少,答案是:幾乎沒有。我學到的事情是嘗試保持一個完全開放的心胸去接受哪些新創公司會成為明日新星。

這些創業者們有時候會覺得他們知道。有些人覺得他們會在YC大放異彩,如同他們過去人生中已經贏得的那些一樣;有些人想知道他們怎麼進來的,並且希望YC沒有發現他們犯的一些錯所以可以接受他們。然而看起來創辦人一開始的態度與他們公司取得的成果並沒有太大的關聯。

我發現這件事情在軍隊裡面也是這樣:那些大搖大擺的新兵沒有比那些安靜的傢伙更容易變得更強壯,或許也是因為相同的因素:那些測試跟過去他們生命中所經歷的相當不同。

如果你真的對開設一家新創公司感到恐懼,你就不應該做這件事情;但如果你只是不確定你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它,唯一知道它的方式就是試試看,只是不一定要是現在。

Ideas 點子

因此如果你有一天想要創業,你在大學裡應該要幹什麼?你只需要兩個初期的東西:一個點子跟共同創辦人。 這是我們第六個也是最後一個違反直覺的點:要獲得創業點子的方式是不要試著去想獲得創業的點子

我已經寫了一整篇文章關於這件事情,所以我不會重複這部份。簡單來說就是如果你花費心神去思考創業的點子,你得到的點子不只是會是爛的,而且是又爛又會獲得掌聲,這代表你會浪費很多時間然後才會搞懂這是個爛點子。

找到好的創業點子的方式是往回走一點,不要去想著找創業點子,把你的心智轉換到一個模式是創業點子是完全不需要認知資源就會自動形成的東西。事實上這種無意識的狀態會讓你一開始根本也沒有察覺這是個創業的點子。

這不只是可能的,這是Apple, Yahoo, Google與Facebook的起點。這些公司一開始都沒有想要成為一家公司,他們只是一些小計畫,大部分最好的創業幾乎都是從小計畫開始,因為好的點子會如同是一種超級例外,以致於你的理性會拒絕這些東西作為一個公司的核心點子。

OK,那麼要怎麼把你的心智轉換成這種創業點子可以無意識的出現的模式呢?第一、學習更多重要的事情。第二、花時間在解決你覺得有興趣的問題上面。第三、與你喜歡和尊重的人一起工作。第三個部分,很意外的,將會是你獲得共同創辦人與點子的方式。

我第一次寫到這段的時候,我寫的不是「學習重要的事情」,而是「搞好某些科技的東西」,但這個處方雖然是好的,但有點狹隘。或許是因為Brian Chesky與Joe Gebbia(Airbnb的創辦人,兩個都是設計背景)都不是科技的專家,他們很擅長設計,但或許更重要的是,他們非常善於組織與讓事情發生。因此你無需專注在科技本身,你只需要費心在解決問題的方式,這就夠你成長了。

到底這些問題是什麼?這是個很難有普遍性回答的問題,歷史上有許多例子,許多年輕人在努力解決一些其他當代人覺得不重要的問題,而且通常他們的父母也都覺得這些事情不重要。另一方面,歷史上更是充滿著父母覺得他們的小孩根本是在浪費生命,而他們是對的。因此你到底要怎麼知道你是在處理真正值得的事情?

因為我知道所以我知道。真正的問題是有趣的,而且我是非常自我沉浸其中,以致於我總是想要付出在有趣的事情上面,即使沒有其他的人在意這件事情,然後我會發現我很難花費時間在無聊的事情上面,即使這些事情應該要是重要的。

我生命中充滿了一個又一個我只是因為那些事情看起來有趣所以投入其中的例子,然後這些東西後來變得對整個世界都有用。YC本身就是我單純覺得這件事情有趣所以就幹了。我似乎擁有一種內建的羅盤告訴我要這樣做,但我不知道其他人的腦袋裡面是怎回事。或許我如果花多點時間想,我會找到某種策略可以辨識這些天才般的有趣想法,但就當前來說,我能提供的最好建議是如果你有可以辨識天才般有趣問題的品味,就全力投入去試試看,這是讓你自己準備去做創業的最好方式,而且或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即使我無法解釋到底什麼叫做有趣的問題,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很大的子集合,如果你覺得科技是某種像是碎型的點一樣擴散的東西,每個在邊緣上移動的點都代表著一個有趣的問題。因此一個保證能夠把你的心智轉換成能夠有好的創業點子的方式就是把你自己丟到某些科技的前緣,讓你自己如同Paul Buchheit說的:「活在未來。」當你達到那個點,那些對別人來說看似不可思議的先見之明對你來說會是相當清楚的。你或許不會覺得那是創業點子,但你會知道那是一些應該即將要存在的事物

舉例來說,回到1990年代中期的Harvard,我朋友的研究生寫了自己的VoIP軟體,他並沒有想要把它變成一家公司,且他也沒有把它變成一個,他只是想要跟他在台灣的女朋友通話而不用付長途電話費,因為他是網路的專家,這對他來說很顯然只要把聲音變成網路封包,然後透過網路傳送就可以做到,他除了把這個軟體拿來跟女朋友聊天之外沒有做任何其他事情,但這就是一個好的新創公司該有的起點。

因此,很詭異的,如果你想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創業者,在大學裡可以做的最佳事情並不是去參加那些專注在創業教育的東西。這是很經典的大學為了自身利益所設的產品。如果你想要在念完大學之後創業,你在大學應該做的事情是去學一些威力強大的東西,如果你有真正的智慧與好奇心,如果你只是順著你的傾向,你就會很自然的去做了。

創業的重要元素是領域的專業知識,要成為Larry Page的方式是變成搜尋領域的專家,變成搜尋領域專家的方式是由真正的好奇心驅動,而不是一些奇怪的衝動。

在最好的情況下,開始創立公司只是一個基於好奇心的奇怪衝動,如果你可以保持這種奇怪的衝動衝到最後,你將會做的最好。

因此這是對於想要創業的年輕人最終極的建議,只有兩個字:just lear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