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長機


「長幾乃是指在時間的長河下,所滔洗出來的答案。 它就在河岸邊,等著偶而休憩的人發覺及醒悟。」

這段話是近期霹靂布袋戲裡面我很喜歡的一段台詞,或許是因為我經歷的生命歷程就是這樣的一段故事吧!

我在台大電機系畢業之後,也跟大部分的同學一樣面臨創業、工作、念研究所的抉擇, 但我很幸運因為找到十分契合的教授,所以選擇念研究所,同時也因緣際會加入了台大研究生協會擔任學術部長,在那個時間點,身邊已經有幾位朋友走上創業之路,而我因為過去在資訊種子培訓計畫當中的經歷,接觸了比較多業界的長輩,就覺得現在身邊的朋友雖然很有想法,但其實長輩們身上的經驗與智慧都非常的寶貴,非常值得我們學習,而且他們其實也都很樂意傳承他們的經驗,即使產業變動的如此快速,很多待人處世的智慧是不會有太大變化的,因此就在接任不久後,便擘劃了首次台大創業週的整體規劃,從上半學期的跨領域講座、遊艇趴等等活動開始累積組織品牌與人脈,也漸漸在校園裡面找到愈來愈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推動改變,經過超過半年的累積,到了2011年的夏天,終於成功的打造了這樣一個匯集了創意、資源、人脈的大型平台,同時也協助了Volker將Startup Weekend的概念首次引入校園,從此,我們就被稱為校園內的創業黨,我也因此跟台灣的創業思潮正式結下不解之緣。

卸任之後我便回到學術研究的領域,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整合過去所學,把認知科學、電腦科學跟我從高中開始製作影片的興趣結合在一起,做出了一個可以自動根據情緒對應幫影片加上配樂的系統,理論上能夠大幅簡省我過去在做影片的時候需要花很多時間聽音樂選擇適合選項的時間,雖然最後成果還只能應用在特定的影片類型,但也因此除了投稿上演化智慧領域最頂尖的會議GECCO,取得入境美國的B1簽證,更讓我在當兵的時候贏得美律電聲論文獎,取得一筆資金,本來打算退伍的時候作為創業基金,但當兵的過程當中,我把預官的薪水劃了一部分作為旅遊基金,放假的時候就去青年旅館練英文,也正式開啟了我的背包客人生,到了退伍的前一個半月,我開始認真思考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走?總覺得好像台大電機這一遭走完了,應該要更上一層樓才對,而且我也想要試試看把創業週的格局再拉大,應該嘗試幫我們這一代的人建立更大的平台,我就忽然好像被雷劈到,雖然我從來沒有去過矽谷,也沒有任何關於矽谷的先驗知識,但心理似乎就這樣出現了一個很強烈的聲音跟我說我一定得去。

當我開始跟身邊的人講述這個想法的時候,我本來只打算去一個月,但很多朋友都建議我去半年,於是我也就傻傻的真的把機票買了半年的期間,等到開始認真了解矽谷的時候才發現那邊的生活消費遠比我想像的高很多,是我之前去東岸的1.5倍左右,算算當時這輩子賺的錢還在手上的加一加只夠在那邊活三個月,而且很可能在最後一個月會進入負債狀態,於是趕快把機票改回成三個月,但心理隱隱約約覺得應該會把自己逼到絕境,既然如此就看看在那個狀態之下自己是否能夠在沒有親人援助的狀況下生存下來吧!

後來正式開始準備旅程,也很巧的入選YC startup school,那時候對於YC其實完全沒有概念,對於incubator, accelerator這些詞彙也都完全不懂,但聽說好像很少台灣人能夠入選,所以也覺得很幸運就去了,我在旅程之前花了蠻多時間研讀一些相關的材料,包含矽谷的歷史[1]以及一些導引的文件[2],但對於矽谷的概念還是極度的模糊,後來剛好有幾位朋友也有打算一起去,其中一位之前有去過,所以我們就組成了四人團,但其他人都只待不到一個月,只有我因為剛退伍沒有任何的負擔所以就待的比較長了。

第一次踏上矽谷,我是住在南邊的San Jose,在抵達之前我就透過Airbnb找到住宿的地方,那時候我剛參加完Indiecade,所以還是單獨行動,結果意外的住到一位台灣前輩Bruce所開設的Hackerhouse,我其實在Airbnb上面並沒有發現他是台灣人,直到跟他聊了一下才意外得知他居然是早期有跟上.com浪潮新浪網的早期員工之一,於是就跟他說了我許多想法,包含台灣目前免簽的優勢之下,我覺得三個月的時間讓年輕人到矽谷來體驗是很好的一個成長,能否請他贊助床位來提供這樣的機會,到了今年已經送了四個團隊跟兩個個人過去,真的是很難得的機緣,回頭看不免覺得命運真的宛若已經註定的腳本一樣。

這三個月裡面,第一個月我們拜訪了許多大公司以及育成中心、共同空間等等,行程非常的充實,也接觸到當地很多台灣的組織像是成大旅美校友會、TAITA-SV – 矽谷台美產業科技協會、史丹佛台灣同學會、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等等,在接觸的過程中慢慢發現,許多台灣早期因為PC產業興起,海外人才聚集而成的組織似乎都有一個共通的現象:一個長達15年左右的人才斷層,組織裡面活躍的人大多是50歲以上的人,再來就是35歲以下的青年,中間幾乎都是空白的,這也連帶的影響到我們在矽谷所參訪的育成中心裡面,幾乎都不再有台灣人所創辦的公司,像是知名的Plug and Play tech center,它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育成中心,裡面有許多東南亞的國家像是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日本、韓國等等的國旗,唯獨沒有台灣,一直到今年國研院正式與Plug and Play合作之後才讓台灣出現在那個地方,我後來在Plug and Play附近住了將近一個月,除了參與Bitcoin的社群之外,也一面觀察那邊的生態,發現韓國政府在這方面投注的資源非常驚人,幾乎每個禮拜都可以看到韓國主辦的demo day,有些是為期一個月到三個月不等給創業家的訓練計畫,有些是為期兩週到一個月給大學生的見識培養計畫,頻率跟強度都遠遠超過亞洲其他國家,即使做的題材跟過去在台灣所見的內容差異不大,但蠻多團隊在經過矽谷的薰陶一段時間之後明顯對於市場的觀點以及問題的抽象化有相當大的進步,這樣投資的成果讓我感到相當的震撼,原來狼性跟野心是可以這樣子打造出來的。

第二個月期間,因為剛好碰到台灣的獎金獵人團隊正在500 startups接受育成,剛好他們也在找海外行銷跟BD的人力,雖然我還沒有很深的資歷,不過就想說試試看,也順便深入500 startups看看他們如何運作。這段時間我很幸運的也住到在美國長大的台灣人Vic所開設的Hackerhome,價格非常公道,但因為距離500 startups有一段距離,自己租車卻又太貴,因此我每天都是靠著Vic的腳踏車到500 startups去工作,大約單程需要40分鐘,在11月的矽谷還算是舒服,但晚上的時候就蠻危險的了,許多路段都沒有照明,加上加州高速公路很密集,很多時候要去參加晚上的活動都是膽顫心驚的穿越高速公路才能抵達活動場所,因此對我的精神其實造成蠻大的壓力,到了將近12月的時候,晚上已經冷到路面會結冰,那時候就覺得非常痛苦,手上的錢又快要燒光,加上在獎金獵人做的行銷跟BD在不熟悉美國文化的狀況之下幾乎沒有任何成果,一度自卑難過到想要自殺,後來就決定要賭一把,決定把信用卡的餘額都拿出來租車,然後找同學來一起吃飯,把信用轉換成可以使用的現金,在最後一段時間把精力投注在收集資料上面,於是最後一個月就拜訪了許多台灣的長輩,包含SVT angel的幾位前輩、學長,還有一些年輕的創業者,以及我在那邊電機系的同學、學長姊,深入的了解他們在美國的生活,以及所碰到的問題、困難、挫折與成就,多虧了許多朋友的幫助才得以在這段時間生存下來,同時也更深刻的認識了自己的脆弱跟創業過程所會面臨的壓力與反應,深覺當年那些在海外開疆闢土的前輩真的是非常不簡單,我們現在的環境已經好很多,但真的是需要更多的磨練跟勇氣。

回來台灣之後我便加入同學所創的新創公司Sharelike,從PM開始做起,但也同時重拾python的技術能力,一邊帶領軟體開發一邊學習做資料分析以及創業過程的點點滴滴,後來被升為營運長之後,因為有很多事情是我以前沒有處理過的,於是我回頭翻起之前在史丹佛獲得的一本書"Great From the Start-the secrets of silicon valley",書中對於新創產業的生命週期以及個人如何發揮人類智能的觀點我很喜歡,結合了商業跟神經認知的論述來探討人如何在創業過程中自處,以及處理人與人、人與企業、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於是我便打定主意邊工作邊彙整這些知識,同時也把我涉獵的範圍擴大到YC的創辦人Paul Graham的論文,漸漸發現我們在創業過程中犯的很多錯誤在矽谷其實是有系統的被傳承,也就是說矽谷的成功或許很大程度是奠基在減少失敗之上,但台灣的團隊比較少揭露這種失敗的經驗,乃至於其實許多人在犯同樣重複的錯,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資源跟人力浪費。十一月離職之後我便開始做自己的柯p點專案,當時做的貼紙還被婉君貼上了維基百科[3],但對我來說算是一場新工作型態的實驗,我導入了那時候在矽谷學到的一些方法以及軟體工程的原則來帶領專案,發現每天只要工作不到四個小時就可以有非常驚人的產出,而且我們團隊七人從頭到尾沒有見面開過會,通通都透過網路進行就可以在短短十天之內開發出可以使用的產品。結束之後開始著手撰寫矽谷背包攻略本[4],從食衣住行育樂方面來解析在矽谷的生活以及如何生存,在去年的12月中完成第一版,那時候運氣也很好,剛好碰到Amazon前首席科學家Andreas來台大演講,我在臉書上看到系學會貼的訊息之後就立馬加入演講前的籌備會,在那個過程裡面因為我事先看了許多Andreas在網路上的資料,所以聊起來非常開心,Andreas也覺得我是個很幽默的人,於是就邀請我跟他一起回我的母系對談,演講順利完成後我也很大膽的跟Andreas說我2015年春天要再去一趟矽谷,請他一定要留時間讓我辦一場workshop把他的理念"Social Data Revolution"讓更多台灣的年輕人知道,正好那時候因為矽谷背包攻略本,我也開始協助國研院以及一些政府單位去幫助獲選的新創團隊了解矽谷,我那時候就打算利用這個機會,把台灣的年輕創業家跟矽谷那邊的重要思想家連在一起,唯有打進高階的人脈圈,我們才能夠用比較小的力氣把新產品推上國際舞台,於是就展開了今年一連串精采的故事。

下一篇:以人為本-我在矽谷學到最重要的一課

[1] http://steveblank.com/secret-history/

[2]http://steveblank.com/2011/02/22/a-visitors-guide-to-silicon-valley/

[3]]http://zh.wikipedia.org/wiki/柯文哲

[4]http://www.slideshare.net/ofafa1/20141223-46158086

廣告

2 thoughts on “矽谷長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