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叢集性頭痛(Cluster Headache)的兩次緣份

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表彰了三位科學家在「生物鐘」的發現與機制的確認所作出的貢獻,又讀了李宗恩博士對於這個事件的看法,不由得想起兩次遇上叢集性頭痛都被中醫治療方式搞定的經歷,但兩次的處理方式大不相同,覺得應該可以就患者的角度來詮釋兩次治療過程當中中醫理論扮演的角色。 … More 我與叢集性頭痛(Cluster Headache)的兩次緣份